古今春

魔道全职剑三...啥都看

¥29.00起

购买链接

kinbor手帐本方格笔记本 经典丹宁风

¥29.00起

购买链接

kinbor手帐本方格笔记本 经典丹宁风

¥45.00

购买链接

【预售】魔道祖师动画 - 亚克力立牌

关于罗正先生的👆个幻想

罗正先生是苗族的小哥哥啊 不知道有没有玩剑三这个游戏的栗子啊 里面五毒教的门派服饰超 好 看!
想看罗正先生穿苗族的衣服啊😂
占tag抱歉

满满的少年感啊

单纯.:

20180414 泰国普吉岛之旅 花絮Video



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.

坏狐狸:

“为什么这么喜欢李希侃”“因为爱情”
?????????这不是真的吗????

一団銀の尾:

啊啊阿妈努力割草给你买更好的!!!!(啊擦一下鼻血)

PandaMiki:

圣诞小头像,忘记贴在这边了……

迟到的圣诞快乐>.<

【昊皓】 《之后》 7

分手为何带TU走:

 


 


 


7、


 


 


“喂,我也要……”刘皓翘着脚丫子,大咧咧躺在唐昊肚皮上,向后方伸出两很手指。


唐昊从嘴里取下抽了一半的香烟,塞进他指间:“我是不是犯了几年的傻?”


刘皓撇撇嘴,没说话,抽掉那半截烟,随手抓起条内裤擦了擦汗水和不小心甩到身上的jing液,完了满眼嫌弃地看看,扔回地板上。


唐昊瞥了一眼:“那是我的内裤……”


“光着屁股回去吧你,”刘皓扯起凉被,把自己卷起来,“我累了,睡了。”


唐昊想说点啥,琢磨了几分钟,再扭头一看,刘皓竟然已经睡着了,还打起了小呼噜。是有多累啊……他叹了口气,把空调调成睡眠模式,侧躺在刘皓旁边,撑起半个身体。


这家伙眼看着都要满二十六了。


日子过得可真快,单纯美好的少年时代全他妈交待给荣耀了……他轻抚过刘皓眼角,光影下的小细纹刻画着岁月的痕迹,看上去有些不太真实。


这样的气氛难免让人心生感慨,过去的记忆渐渐浮现在脑海中——还在呼啸的时候,他们也是在一张床上睡过觉的。


 


 


十一赛季在轮回打客场,战队助理预定的房间出了点问题,标间少定了一个,酒店客满,只剩下了个大床房。


还没等大家商量谁和谁住,阮永彬在背后推了他一把,笑的颇有深意,说正副队长做个表率,牺牲一下,凑合凑合呗。


刘皓没有发表意见,挂着礼貌的微笑拎包刷卡进屋。


虽说是大床房,不过就是张一米五的双人床罢了,两个成年男性躺在一起,也没剩多少自由伸展的余地。


唐昊认床心里又有事儿,越躺睡意越浅,只好睁着眼睛数羊,过了很久,久到他以为刘皓已经睡着了,才轻手轻脚从床上爬起来,推开小窗透气。


呼啸这个赛季成绩不错,战队磕磕绊绊,终于渡过了艰难的磨合期,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打法和风格,作为队长也总算能够短暂的松口气了。


唐昊在单人小沙发上坐下,撑着下巴看向睡在床上的人。


属于刘皓的时间不多了,这一点他是清楚的。最多一年吧,他心想,大概再打一个赛季就会退役。


自然淘汰法则,谁也逃不掉。


他很想带他拿下一个冠军,他知道这是刘皓最深的执念,他在荣耀里所做过的一切好的坏的,无非就是为了这个——他想赢,想证明自己,太想太想。


和曾经在百花时的自己很像,只可惜用错了方法,走了弯路。


刚入春的上海温度还低,夜里的风裹着湿气,刮的脸疼,唐昊关上窗,回到床边坐下,打算继续躺回去酝酿睡意。


刘皓这时翻了个身,颦着眉咕哝两声,半睁开眼:“嗯……怎么不睡?”


声音出奇的柔软,带着些许沙哑和不满,听上去像是在朝他撒娇。


“吵醒你了?”唐昊掀开自己那床被子。


“没……”刘皓蜷起身体定定看着他,眼眸湿乎乎蒙着层水汽,“觉得有点冷。”


冷?不会是自己刚刚开窗吹风把他给吹着凉了吧?唐昊把手背按在他额头上,试了试温度。


似乎有些热,似乎又没有。


他犹豫片刻,拿起电话准备打去前台要床被子,却被刘皓一巴掌按掉,座机差点从小方桌上翻下去。这略显神经质的反应搞得唐昊有点不知所措,他茫然地盯着对方,问他想干什么。


不用那么麻烦,刘皓缩回去,把被子拉紧,语气变得生硬冷淡起来,你快睡吧,我没事,一会儿睡热就好了。


 


 


然后怎么来着?唐昊搓搓鼻尖,啊……对了,自己好像讲了一堆毫无营养的废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聊战队什么的,然后倒头就睡。


……


我操!他从床上弹起来,气的想找个什么东西敲自己几下——该死的后知后觉。


唐昊你个大傻逼!


他被自己气得够呛,又无处可发,只好光着脚在屋里抹黑打转,傻乎乎的行为以一脚踢上桌子腿而告终。桌面上摆放的小玩意“叮叮咣咣”倒下一片,还有几个直接滚落到了地板上。


刘皓成功被这动静吵醒,揉着惺忪睡眼,不爽地嘟囔道:“大半夜不睡觉你作什么妖啊?”


此情此景,宛如昨日重现——就像回到了从前,那个只差一步便能够互通心意的夜晚。


到底错过了他多少次?唐昊不敢细想。


忽如其来的焦灼情绪如电流般在体内流窜,令他心悸难平,“你冷吗?”他走上前,伸手按住刘皓脖子上那块吻痕,“冷不冷?”


“啊?”刘皓被他莫名其妙的问题问的发懵,“冷?大热天的冷什么冷?”


“你还会冷吗?”唐昊弯腰,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,“我抱着你睡给你取暖行吗?”


刘皓心脏一颤,茫然的眼神逐渐清明,眼底似有一抹亮光闪过,但转瞬即逝。


“唐昊,”他说,“冬天已经过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TBC